29与JK 7 ~永别、憧憬~

社畜、将其权力“恶用”。

「你到底是怎么看待轻小说编辑的啊」
「黑社会」
花恋投稿多家企业参与的合作企划「工作小说大赛」后收到了获奖联络。
她和锐二都很高兴能就此作为职业小说家出道,但还面临「和编辑的改稿工作」这一洗礼。

另一边,渡良濑提出的协同中心合作企划也正式发表,引起社会各界众多关注。

正当锐二认为事态发展不太对劲时,青梅竹马沙树对他说。
「我也经历过挫折哦,当编辑的时候」
“禁断”年差恋爱喜剧第7弹!

 

著者简介

作者
裕時悠示(YUJI YUJI)
好想吃育美的可乐饼。
(译:「北泽育美」次世代少女乐队企划『BanG Dream!』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插画
Yan-Yam(YAN YAN)
负责杂志ペンギンクラブ(富士見出版)的封面.
也有参与「千年战争Aigis」等其他游戏的原画制作.
画集「好きだらけ2」在オークラ出版社发售中。

 

彩插

 

 

 

 

 

 

 

 

 

第1章
听到令人震惊的喜讯后,第二天。
八月初的某日。
正值暑假的周六正午。
我和花恋、真织三人在立川站附近的咖啡店集合。

花恋小姐

承蒙关照,我是跃动之蓝的御旗。

如前日所述,花恋小姐所投稿的「VIVA☆客服」通过鄙公司主办的「工作小说大赛」作品选察,成为获奖作品。
「只要有趣、一切OK!」
我认为本作正是符合我原则的作品。

今后还请您到鄙公司进行商谈、改稿工作。会面时间会另行联络,希望您配合。

能帮助花恋小姐出道、进行跨界合作的创作活动也令我欣喜万分。

恭喜您!

跃动之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自由自在的创作者
御旗廉太郎

「呼~~……」
看完花恋收到的邮件,我舒了口气。动作不大,却吸引了整间店的讶异视线。
我咳嗽一声端正姿势。
「真的啊。不、真的啊。原来不是梦啊。是真的啊」
「这当然了,你说什么废话呢? 说了多少次真的?」
真织惊讶的看着我。
「我昨晚接到花恋电话的时候倒是觉得『嘛、意料之中』,毕竟小说那么有意思」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
我不可能怀疑自己学生的成功。
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但——
那个绝世创作人、经手过我和花恋憧憬的数部作品的御旗廉太郎,发邮件祝贺花恋的作品获奖。
这是多奇幻的梦啊。
不看轻小说的真织肯定无法理解。
「呼」
和我一样的呼气声,气息洒在置有三个杯子的桌上。
「到底是怎么了,连花恋也这样」
「呼、昨天一直在深呼吸,腿都软了,就像走在云上、活在梦里一样。哈~呼~」
花恋圆圆的大眼睛迷迷糊糊的,身体就像是节拍器一样哗啦~哗啦的左右摇摆。即使真织大叫一声「停」按住她的肩,也还是在继续摇晃。
「要真是场梦、那你要怎么办?」
「………………别把我叫醒~」
呜呜呜、花恋露出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惹得真织发出阵阵轻笑。……会笑的真织? 真少见啊、好想拍一张。
「哎、你这样可让我担心接下来的生活状态啊」
真织小饮了一口浮起一大片奶油的卡布奇诺。还是一样喜欢甜食啊。
「虽然我说这话有点怪怪的,这种时候叫做「出道首秀」对吧? 接下来应该会很辛苦吧?」
「是啊、邮件里也说了,接下来要去出版社商谈改稿,应该会很严格吧」
毕竟是那个御旗廉太郎亲自操刀。
听说他经手的热门作中比较出名的「歼灭的玛姬娜」系列也是一卷改了十二次稿。绝不让有趣的元素流失、追求绝对的质量。所以才能做到「累计三亿部」啊。
一想到接下来的改稿工作,就觉得要「祝贺」还为时尚早。
花恋祈求的看着我。
「枪羽先生、这次商谈能陪我一起去吗?」
「我吗?」
「他说我还未成年、所以第一次见面希望监护人也能同行。但是爷爷他们都不懂轻小说!」
「不过啊、我的岁数可一点都不像是你父亲」
就算已经三十岁了,有个十六岁的女儿还是太过离奇。难不成十四岁的时候就要那啥吗。我可没这种小黄漫一样的人生经历。
「设定上不一直都是『叔叔』吗! 这次正是活用这点的时候!」
没想到为了避免因猥亵罪被捕而想出的设定会在这时候派上用场。
「我一个人会紧张嘛! 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商谈,绝对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要是有枪羽先生陪着我也能镇定下来! 综上所述! 拜托您了!」
花恋低下头,露出头顶的旋毛向我请求。
真织也在一旁附和。
「反正你应该也闲吧?」
「闲什么啊、我也是有工作的好吗」
「工作和女朋友,哪边更重要?」
哇、最讨厌的单选题来了。还是经常有人议论的单选。没想到自己也有被高二学生这么问的一天。
「真、真拿你没办法……」
嘴上这么说。
但其实心里已经乐开花了。
居然能参加和御旗廉太郎的商谈会议,还能听到他的创作理论。听说他所在的办公场所有许多一流作家和插画师出入。要是能见到他们、不、就算只是呼吸到同一片空气。
「好吧、我会去的」
「谢谢您!」
幸好、我是部长。上班时间自己随心所欲。好不容易升职了,就享受下福利吧。
真织说着「那就好」点了点头。怎么感觉她像是花恋的监护人一样。
「不过啊、居然还要求监护人出席,比我想象中要正式嘛」
「你到底是怎么看待轻小说编辑的啊」
「黑社会」
秒答。语气就像是她的秀发一样简短有力。
「以前不是有部以漫画家为原型的电视剧吗。里面的编辑等原稿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吸烟、喝啤酒、打麻将还把点棒夹在耳边。那不就是黑社会嘛」
(译:「点棒」是日本麻将中用于记录分数的筹码)
「这种印象也太老派了吧……」
应该是长盘庄那时候的事吧。
(译:「长盘庄」是上世纪50年代著名漫画家手冢治虫居住的地方,后来聚集了一大批漫画家)
「或许现在还会有这种编辑,但御旗廉太郎可不会那样。毕竟他是大型出版社的编辑,一般来讲叫做精英」
「这样啊、真没意思」
「这方面不用期待什么乐子」
有大人陪同也有令人安心的一面。出版界应该也会有利用花恋还是小孩子这点而签订不平等合同的大人吧。
因为还未成年,所以需要监护人陪同。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社会上却有许多大人连这种理所当然都无法做到。御旗廉太郎虽然身为创作者有许多奇思妙想,但作为公司经营者应该是个遵守社会常识的人。
「只要有枪羽先生一起去,不管是黑社会还是什么,都没问题~」
花恋喝了一口热可可,似乎冷静了些。
「对了、获奖的事跟你爷爷说了吗?」
「还没、我想等正式出书了再告诉他。免得让他白高兴一场」
确实。虽然这种情况比较少,但有时候即使获奖也不一定能出书。虽然不知道内情,但这种事对投稿人来说应该很悲伤吧。那还发奖给我干什么、大概会这样抱怨吧。
「而且拿出自己的书来告诉他『我成为职业小说家啦!』应该会更好吧」
「嗯、没错」
到时候那个臭老头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不过」
花恋将杯子放回托盘,双手搭在膝上。
「我向爸爸和妈妈报告了。把御旗先生发的邮件放在他们的灵位面前,说『花恋做到了哦』『实现梦想了哦』……哈哈、高兴得太早了哈」
「这也没什么不好」
花恋的父亲在她幼时遭遇事故去世,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作家。而女儿实现了自己没能实现的梦想。还有比这更感人的孝行吗?
真织轻声说。
「真好啊、花恋」
喧闹的店里,这声音令人感到一种悲切。我听到了花恋抽泣的鼻音。自己的眼角也因此变得湿润。
等花恋擦了擦鼻子,真织说。
「还是高中生就成为了职业作家,这下就是妈妈也无话可说了吧。别再让她说花恋配不上枪羽先生这种话哦」
花恋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洋溢着自信。
因夏川社长的「挑衅」而发起的挑战也算有了回报。

收到花恋传来喜讯的同时,公司这边也有动静。
阿卡迪亚和全球社。两家公司合作建立的协同中心发表了将参加工作小说大赛的企划。
还没从国际性竞争对手携手合作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又爆出了这等大新闻。经济报自不必说,就连普通新闻社也大肆报导,各家电视台的新闻频道也多有提及。
露脸接受采访的,是八王子引以为豪的冰美人·渡良濑绫。

『如四月所作发表所述,本公司与全球社合作建立了协同客服中心』
『正当我们思考一场适合这个新部门的活动时,了解到跃动之蓝公司举办的大赛』
『我们将推出的新保险模式,不正与新出世的娱乐相应吗』
『希望能向觉得保险太麻烦、怀有这类过时想法的各位提供一些新奇的感动』

表情因紧张有些僵硬,但悦耳美声却流畅的响遍全国。
短片采访结束后,演播室的主持人和解说嘉宾进行了如下对话。

『这位渡良濑发言人很厉害呢』
『听说她才进公司两年哦』
『阿卡迪亚真是块供年轻女性活跃的土壤啊』
『虽然保险业界经常被批判体制陈旧,但以后或许会发生创新呢』
『真是令人期待的超新星啊!』

话里行间尽是赞美之词。
渡良濑的发言极其普通,内容平淡得不能再平淡。但她毕竟有着出众的美貌,自然就令人生出赞美之心。光环效应一下就扩大了许多。

第二天、八王子有些热闹。
是渡良濑带来的效应。
「您好、这里是八王子客服中心。啊、石路宣传部长、您好。现在就帮您转给部长……诶? 我吗? 是、是……不、哪里哪里! 谢谢您夸奖、惭愧惭愧!」
周一的早上十点,部长室。
渡良濑拿着听话筒不停低头。这已经是第三位了。第一个是我们公司的人事部长,然后是全球社的损保业务部长。两家公司的大人物都特意打电话来称赞渡良濑。
「不愧是『令人期待的超新星啊』」
渡良濑挂断电话后我向她搭话,她像是感到害羞一样脸变得通红。
「请别捉弄我了,本来那应该是宣传部的工作才对」
「就是那位宣传部长希望你去发言的吧? 那就算是你的功劳」
四月新上任的宣传部长是个能人。虽然六本木总是抢我们的功劳,但他有一双慧眼。
即便不提这点,渡良濑也是这次企划的提议者。由她来接受采访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响起敲门声。权田公太郎课长走进门来。步伐轻盈。圆润的眼瞳忽闪忽闪的,嘴上的笑停不下来。
「哎呀、渡良濑,这可全靠你啊」
「嗯、什么事?」
「从早上开始电话就响个不停,还有客户问能不能和你通电话呢。托你的福,这才一个小时就签下了三十二个客户哦? 我都高兴得想大叫了!」
万岁—!课长一个人举起手欢呼。
「照这样来看,不知道合作企划的作品发表后又会怎么样呢。签约量一定会暴增吧。啊、不过能不能接下这么多电话也让人担心呢」
渡良濑轻松的说。
「这点不必担心,刚才人事部长来电话,说昨天开始应聘求职的人突然增加。这下为协同中心召集员工的时候也不必担忧了」
「是嘛是嘛! 那未来一片光明啊!」
课长面带着喜色离开了。
只有这次我和仓鼠太郎一样深有同感。前路形势大好啊。
(译:课长的昵称原本译为「哈姆太郎」,现统一改为「仓鼠太郎」。)
「要确保兼职人员供应也是一大要点啊,不过看样子应该不用担心了」
「是的!」
来电增加。签约数增加。来兼职的员工也增加。这可真是喜事成双啊。
就是到了午餐时间,在休息室也还弥漫着渡良濑效应。
自带午饭便当的渡良濑被一大群兼职员工们团团围住。
「我看了新闻哦! 小绫居然上电视了、好棒啊!」
「连我都心动了! 好帅啊~」
「丈夫也称赞你,说你那么年轻还大有作为,不得了不得了」
听着大家的夸奖,渡良濑的表情也变得柔和。
「刚才有客户还问『你也和那个小姐姐一样漂亮吗?』,然后啊,我就回答说『我比她还漂亮』」
认真说出这话的是川岛寺尚美(27)。她和渡良濑交谈着,两人不时还发出阵阵轻笑。川岛寺就是曾经把渡良濑叫做「冰美人」的始作俑者。
我在隔着一段距离的桌边享用着便利店的饭团看着她们。
真是让人感慨啊。
刚进公司时人人敬而远之的渡良濑居然变得这么受欢迎……
这也是因为那段新闻的缘故吧。但不止是这样,若是没有信赖为基础,或许会有人讽刺她说「一个人出风头」。在女性众多的职场经常有这种阴暗现象。她被叫做冰美人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吧。
正是因为一直以来认真工作都被看在眼里,才能得到认同。
「真受欢迎啊」
突然有人向我搭话。不知何时,城尾琉璃子坐在我身旁的位置。真文静啊,但还是希望别忽然出现在我身边。
「午、午好、城尾」
「…………」
她透过浅长的前发盯着渡良濑……哇、总觉得有点恐怖、太恐怖了。说两句话成吗。
渡良濑离开人圈走来。
「前辈、能尝下这个吗?」
她递过来一个粉色手绢包裹着的便当盒。
「你不吃午饭吗?」
「没时间了,下午还有和跃动之蓝的会议,我现在就得过去」
渡良濑瞥了一眼城尾。
「哎呀城尾小姐,今天到公司来了呢」
「……到机房看下情况而已」
「这样啊。为了协同中心请多努力哦」
渡良濑轻轻笑了笑。城尾却面无表情。
……
立场完全逆转了。
三个月前,城尾稍作挑衅就惊慌失措的渡良濑已然消失。现在站在面前的,仿佛是另一个人。
「前辈、御旗先生说想和您作个问候,您意下如何?」
我摇了摇头。
「算了吧。现在我去会被别人怀疑说『抢占部下功劳』」
近段时间还要以花恋「叔叔」的身份见他——这个原因我可不会说出来。
「这次的企划全权交由你负责,拜托你了」
「是」渡良濑高兴的做出回应,然后笑着对城尾说了一句「告辞」就离开了休息室。
城尾缓缓起身。
眼睛透过前发隙间的散发着冷光。
「城城尾怎么了!? 冷静点!?」
「……我去一下机房……」
她踏着摇摇晃晃的步伐走了。就像是要追着渡良濑从身后一刀……不会不会、只是我想多了吧。
总之、渡良濑这边也一帆风顺。

我的两位学生看来都抓到了成功的尾巴。

 

第2章

 

御茶水。

距离宅宅圣地·秋叶原仅一步之遥的市区,坐落着数座大学校区,因而也被称作学生街。

十年前、沙树就住在这里。一间在阳台就能看见神田川的1LDK大小的公寓。和我居住的二十五岁高龄破旧楼不同,不仅配备有自动锁,连浴室都带桑拿功能。郊区八王子和市中心御茶水居然有这么大的差距——不、单纯只是父母的经济实力差距吧。

沙树很少来八王子,一般都是我到御茶水来见她。乘京王线直达神保市站,先去「南海厨」吃一碗纯黑的咖喱饭,再逛着古书街朝沙树的公寓前进、心情好的时候还会进乐器店之类的看看。最后又会顺路去秋叶原眼馋下同人本和周边,再从秋叶原站回去。每次我来都是这样。总是心急想去秋叶原而被沙树挖苦说「锐二根本不是来看我的,只是想看色情同人本吧」。

我喜欢这个市区。

它让我这个乡下人感受到了「东京」的气息。

在御茶水,还有许多家著名出版社。有时我也会去出版社公司看看,梦想着「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来这里和编辑商谈」。虽然最终只是个梦,但到现在我也还记得那时的满腔热意。

十年后的今天。

我又感受到了与那时相似的亢奋。

 

「终、终于到今天了」

 

花恋穿着一身白裙,声音激动得有些变调。她抬头望着盛夏阳光照射着的大楼。

我们站在贴着深绿色玻璃的八层大楼前。在这栋楼的第六层,就是由御旗廉太郎担任董事长的「跃动之蓝」公司所在地。

进入大厅后,却没看见前台。

「我们有预约吧?」

「是的、说是让我们直接去六楼」

走进电梯,按下按钮。

「我还以为会是更气派的地方」

「毕竟成立时间还不长」

不管御旗先生有多优秀,也不可能直接越过零直接从一开始。比起他曾经率领的王道文库下的「王道馆」这种大型出版社,现在还只是家小公司。

为了追上老牌势力,这次的合作企划他们应该会相当拼命吧。

走出电梯后终于看见了前台。只有一个标识和一台电话的简朴之处。似乎是让访客自己登记。或许是因为周日的缘故关掉了电灯,显得有些阴暗。

登记完信息后,又过了大概三分钟才从深处走出一位女性。

乱蓬蓬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脸色看上去不太健康,但眼睛炯炯有神,眼角边的黑眼圈显露着睡眠不足的迹象。

「南里花恋小姐?」

「是、是的」

「御旗还在忙,稍等一会」

她指了指前台边的椅子。似乎不打算带我们进去,她只是按下墙上的开关打开灯就离开了。

「感觉好像有点可怕」

「应该是通宵工作的原因吧」

看那副样子可不止一两天。

听说编辑忙的时候是不分昼夜的。以出版界为舞台的漫画或者电视剧里,很多编辑都是那样的。她这种冷淡的反应反而让我安心。

又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御旗先生终于来了。还是一样消瘦,穿着和之前见面时一样花哨的衬衫。在网上的新闻报道里,他也是这副打扮。

他露出满面笑容,冲我们挥了挥手。

「哟、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不、不不不不不必在意!」

花恋一下蹦起身,高声回应。

「你们好,我是自由自在的创作者、御旗廉太郎」

他递出名片,名字的前缀还是老样子,虽然是自创的,但其中一定包含着他对自己的坚持吧。

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花恋,御旗先生本就狭小的眼睛更是成了一条缝。

「居然能收到你这样年轻有才能的小姐投稿,真是太幸运了」

「是、是!」

「这次大赛是我们跃动之蓝第一次组织的大型新人比赛,对你期待很高哦——对了、旁边这位是?」

身旁的花恋感动得不停颤抖,我低下头。

「我是她的叔父,叫枪羽。此次作为监护人陪同」

「哦」御旗先生惊叹了一声。

「我们在哪见过吗?」

「是的、前段时间您在岬沙树的店里给过我名片」

绝世创作人拍了一下手。

「对对对! 我想起来了! 枪田对吧!」

「……是枪羽」

「枪羽! 呀、真是巧啊、诶诶!? 这种偶然发生的时候,一定会诞生出热门作品,我生为创作者的直觉已经预测到了!」

他对着我的肩拍了好几次,都快给我拍麻了。

虽然有点痛,但心中却生出一股热意。

我居然被那位御旗廉太郎称呼名字,还被拍了肩膀。

这种梦自己到底做过多少次呢……

和御旗廉太郎对作品争论、激烈到快要打起来、最后又握手言和。一起喝着酒谈论着要是动画化了该选哪位导演——

……不不不、不行。

太不成熟了,枪羽锐二。

今天我可是南里花恋的叔父。监护人。

御旗先生带领我们穿过门向着深处前进,那里面才是跃动之蓝的办公区。微凉的空调气息中,排列着崭新的八张办公桌,年龄性别不尽相同的员工们默默地注视着电脑屏幕。明明是周日却还是全员上班,像是紧绷着一条线一样的紧张感,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闲聊。刚才那位睡眠不足的女性也全神贯注的紧盯着屏幕。很安静,和我们喧嚣的景象截然不同。

我压低声音。

「很赶时间吗?」

「不不、我们的工作状态一直都是这样的。大家都是拼了命在工作」

各处都装饰着御旗先生经手过的作品的海报、手办、还有等身大玩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歼灭的玛姬娜」和「跃动之蓝的夏」。前者是书籍作品,后者是电影作品,都是各自领域的代表作。

还有一些动画·电影相关的周边。一张画框里的白纸引起了我的注意,纸上用毛笔写着「自由自在」四个字形优美的汉字。

「那是我亲手写的哦」

御旗先生开心的说。

「所谓创作,就是解放常识以求自由、自在。必须要有一颗不被束缚的心,才能创作出有趣的作品来。为了不忘记这点,我才把它挂在那里」

御旗先生的眼神变得迷离。

「一旦到了快忘记初心的时候,看到它我就能找回自我。离开王道馆自己创作的气魄也是拜它所赐」

原来如此,那段长长的前缀还有这个由来啊。

但是……

「? 枪羽先生、怎么了?」

花恋惊讶的看着一动不动的我。

「不、没什么」

我轻轻摇了摇头,甩出心中的违和感。居然想对别人、还是御旗先生的公司指手画脚,未免太失敬了。

御旗先生的办公室就在办公区隔壁。

布局和我的部长室完全不同,宽阔程度是一点,更异常的是遮挡住整面墙壁的书架和排列在其上的轻小说数量。封面上描绘着角色,这样绚丽的排列着好刺眼。

花恋的双眼瞬间放光。

「这些全部都是御旗先生负责的作品吧!」

「哦、看得出来吗?」

「我全都看过!」

「全部? 不会吧、真的吗?」

「真的! 『野猫·WORKS』『歼灭的玛姬娜』『虚言侦探』『空之使魔』『西园寺光的初恋』还有」

(译:其他不太清楚,不过『零之使魔』应该是有的)

御旗先生笑着阻止了轻诵着书架上小说标题的花恋。

「谢谢谢谢,我算是知道了,你不仅年轻有才,还是个刻苦的学者啊——来、请坐」

我们坐在黑色皮革沙发上。

御旗先生为我们泡好咖啡放在桌上。

「事不宜迟、我这就对合作企划做一个说明」

「是——那个、我可以在电脑上记下来吗?」

「当然、当然,记下来吧」

花恋打开笔记本电脑,努力不漏听御旗先生的话。

「在网站上已经公开过相关信息了,我们这次的企划是和多家参与企业合作。一共七家企业参与,审核通过的作品也是七部。你的作品就是其中之一」

他看着平板继续说。

「你的作品是以客服中心为舞台对吧,好几家公司都有客服部门,随便选一家都行,不过最适合的应该还是阿卡迪亚吧。你有听说过吗吗? 叫阿卡迪亚的这家保险公司」

「有、有的,广告上看过」

花恋点了点头。

我们商量好了隐瞒我在阿卡迪亚工作,她的祖父是阿卡迪亚·日本的社长的事。告诉他的话御旗先生一定很乐意将此作为一个噱头宣传,但同时作品的评价也可能会因此遭受怀疑。

花恋的目标不止是「出版」,而是「成为一名作家」。

要是只为了一时的新闻爆发点丢弃这点就本末倒置了。

说到出版协议上的事务手续,御旗先生越来越激动。

「南里小姐、不、花恋老师。你的工作不止是写小说,『不止』。懂吗? 我希望你能有成为核心、通过各种各样的媒体将作品宣传出去的自觉。毕竟轻小说已经可以称为是综合艺术了」

「是、是的!」

花恋跟着回答,但似乎还没理解其中的意思。

御旗先生满露出满意的笑。

「对了、你知道『初流乃』这个人吗,是个插画师」

「是、是的、当然知道! 『歼灭的玛姬娜』是他负责的!」

(译:『JOJO的奇妙冒险』黄金之风, 乔鲁诺·乔巴纳原名汐华初流乃)

那是御旗先生曾经负责过的超有名IP。是一部曾经四次动画化的异能战斗故事。同时也是一部让有名的插画师「初流乃」的名字为大众所知的作品。从那以后,有初流乃老师参与的作品必定动画化,他参与过角色设计的原创动画也很受欢迎。

「你的作品啊,已经决定是他来负责了」

「真的吗!?!?!? 我、我、我的作品、真的吗?」

啪嗒一声、花恋忍不住起身,膝盖撞到桌子。但她看上去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一样。

我也吓了一跳。

一个新人出道居然让人气这么高的插画师负责,特例中的特例。

「你对初流乃有什么不满吗?」

「没、没、没有! 非常荣幸!!」

御旗先生露出白齿笑了。

「那就好,接下来是「周刊YOUNG JIVE」。你知道吗?」

(译:『YOUNG JUMP』集英社发行的青年漫画杂志)

「知、知道,我也在看,每周都在看」

「你这部作品改编的漫画就在这上面连载。画师还没决定,不过近期就会定下来」

「诶诶——————」

花恋僵直的跳了起来。就像漫画里的动作一样,居然真的发生在了现实中。实际上就连我也不禁微微往前倾了倾。

我代张嘴却无声的花恋问道。

「小说都还没正式出版就已经安排了这么多事项吗!?」

「现在这种事可一点都不稀奇。不早做打算是吸引不到关注度的」

御旗先生的语气很平淡,也正是因此才显得很有说服力。

「我们可是在这部作品上下了很大的注。它绝对是最有趣的作品之一! 我非常确信! 所以才会为它构想一系列计划」

「这部作品或许还有许多不足……」

听到我的话,御旗先生摇了摇头。

「这个嘛、不管是什么样的作品,多少都会有些瑕疵。但这部作品的魅力能补足所有缺点! 我想赌的就是这点。『只要有趣,一切都OK』!」

御旗先生的名言。

——只要有趣,一切OK!

从在王道文库担任总编开始,他就经常说这句话。

曾是投稿者的我不知被这句话激励了多少次。这简单的一句话,又让我疯狂了多少次呢。

「呼————」

花恋嗖—的一下又坐回沙发上。

眼神一片迷离,就像丢了魂一样。

御旗廉太郎居然对花恋的作品这么推崇。

……啊。

总觉得连我都想哭了。

「我策划的这次大赛想撼动的不止是出版界,我要让整个商业圈都变得耀眼! 拍电影! 拍电视剧! 已经有作品都组成制作团队了,我想让你的作品也成为其中一员。——因此」

御旗先生探出身,看着花恋。

「你、愿意露脸吗?」

「露脸?」

「见过面之后我才确信,你拥有充分的魅力。视觉上自不用说,你还有如同向日葵一样光芒四射的气质。没理由不利用!」

花恋和我面面相觑。

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具体来说的话,会在『YOUNG JIVE』的首页刊登你的照片。漫画开始连载的时候,让你身为原著作者露亮相。大概就是营造出『原来写出这么有趣的作品的人是这~么可爱的JK!』这样的感觉。这样一来也能将那些平时不看漫画,只是为了封面买买杂志的客户层纳入旗下! 现在啊、光是轻小说漫画、只盯着看书的人是不行的。必须开掘新的受众!」

「是、是这样啊」

直面他的热意,花恋点了点头。

确实御旗先生的话言之有理。

但这并不能消除我的不安。出版作品和刊登自己的照片完全是不同的两件事。

「我理解你们的担忧」

御旗先生的声调已经变得平静。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曾经有两名女大学生获得了某项文学奖。她们都很漂亮,吸引了很多流量。书也卖得火热……但最后却很少有人去在意作品本身的评价。只因为她们的美貌,反而使得作品的评价出现了偏差。」

这是我还在读高中时发生的事。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大学生取得了文学奖,这件事被媒体大肆宣扬,最后反而没人去关注作品本身。虽然很羞耻,但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当时只觉得「好漂亮的大姐姐啊」,完全没想过去看她们的作品。

「我不会重蹈覆辙,绝不让你的作品无人问津。我保证」

御旗先生很明确的做出了承诺。他的脸上总是挂着笑,但这时却变得严肃。

「嘛、你们可以回去再认真考虑。我不会催你们的,可以吗」

花恋僵硬的点了点头。

御旗先生的视线转向她手中的平板。

「——对了、关于最重要的改稿」

花恋的表情再度变得紧张。

「虽然你的作品是部非常棒的杰作,但也不能就这么原封不动的出版。必须同编辑一起多次改稿,才能成为更棒的作品。你应该也明白吧」

我往前倾了倾。

「具体来讲、该如何修改呢?」

我抢了花恋该说的话。我对御旗廉太郎的意见太急切了。身为指导老师、或者说是原·作家立志者的灵魂在安定不下来。我实在是太想知道这本书到底要怎么修改才能变得更有趣。

御旗先生看着平板,点了点头。

「还差一点华而美的感觉」

「华美、吗」

「没错、我想让它成为更有趣的作品。花恋老师,您认为『描写工作的作品』最重要的要素是什么?」

被叫做老师感到害羞,花恋红着脸回答。

「基于取材和自身体验,做到最写实的描写?」

「嗯、这点也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要让读者觉得『这份工作好棒啊』!」

御旗先生又变得激动起来。

「我想让你把它修改成让人觉得工作内容有趣,让人去期待第二天工作的小说! 再华丽点! 轻松点! 我想看到花恋老师把它变成一部将工作娱乐化的小说!」

花恋努力记着笔记点头。

我也放下心来,但又觉得有些不对。

确实他说的很有道理,优秀的「工作类小说」也大多是这样。看了观月亚里纱出演的「秀逗小护士」,会让人想去当护士。看了大场鸫和小畑健的漫画「食梦者」,会让人想成为漫画家。作品的创作就是为了让人对文字中描绘的世界产生憧憬。

那还有什么不对的呢。

我心里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

很想现在立刻就说出来。

但那不是原作家立志者的想法,只是个三十岁上班族的冲动。

场合不对,情理不通。

这不是在绝世制作人和新生作家面前该说的话。我选择了顺从「气氛」。

等花恋记完笔记,御旗先生面带歉意的说。

「正式的改稿工作请和我的助理进行,虽然我也很想全程参与,但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希望你们理解」

「好的」

御旗廉太郎的工作方式通过网络或作品已经广为人知。他负责的作品都有助理编辑参与制作,是在御旗·助理·作者三人体制下完成的。

御旗先生拿起办公桌上的话筒说了些什么,然后没多久就响起敲门声,刚才那位看上去睡眠不足的女性沉着脸走进来。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负责你作品的助理编辑,栋方香季」

花恋慌忙起身低下头。

「我、我是南里花恋! 您好!」

名叫栋方的女性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看来这就代表打招呼了。就算是睡眠不足,这态度也够冷漠的。

御旗先生看了看手表,拍了下额头。

「抱歉抱歉,看来我得先去处理其他事情了」

「诶、这就要离开了吗?」

天才制作人为难的挠了挠头。

「接下来还得去拜访赞助商,要想做出优秀的作品可少不了钱啊。这段时间和好几家公司都谈僵了……」

说到这里,御旗先生捂住了自己的嘴。

「糟了糟了,只是抱怨下而已。把我刚才说的话忘掉哦!」

他又回到刚才充满活力的状态。看到他这位伟大的制作人作为公司经营者苦战的样子,让我作为一名员工产生了许多亲近感。

「花恋老师、枪羽先生,以后就麻烦你们了。栋方、花恋老师就拜托你细心照顾了哦」

他将平板放进皮包,走出了房间。就像龙卷风一样匆忙。

没了领导人的房间突然变得冷清。

栋方睁着暗淡无光的眼睛瞪着花恋。

「我们去其他房间谈吧」

「好、好的……」

就连花恋也感到畏惧。

这种态度是她本性吗,还是说对花恋有什么意见呢。

 

 

「我曾经反对过」

 

刚到新的房间,栋方香季就说了这样一句话。

只是一间和办公区隔了块屏风的简朴谈话室而已,我只好和花恋并坐着面向她。

「反对、是反对什么事呢?」

栋方的声调很冷淡。

「反对你获奖」

「…………」

花恋看着栋方。

「你确实有一定的创作力,但太过粗糙。我一点都不觉得你写的东西能卖出去。虽然御旗先生很满意,让你得奖,但请你记住,当时投票的结果并不是全票通过」

她的表情、声音都不带一丝感情。或许是因为脸色太过苍白的原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人体模特在说话一样。唯一特别的,是她红肿的眼睛。

「……是这样子啊」

花恋挤出声音。枯槁的声音。她失落的垂下肩,看上去就让人忍不住怜惜。是因为刚刚被御旗先生夸奖了那么多,现在感受到落差了吧。

栋方无视花恋的样子继续说。

「再写华丽一点」

她和御旗先生说了一样的话。

「具体点来说,要增加男性角色,多写点帅气的角色」

花恋停住了置于笔记本电脑上的手。

「帅气的角色?」

「主人公浜边香织、和她喜欢的吉冈拓也。除了这两个人以外再写点其他角色。拓也的年龄更大些,写个年下的角色就行。让这两个帅哥都去追香织」

「请、请等一下!」

「『VIVA☆客服』是香织和拓也的纯爱故事哦?再加入新角色故事不就变味了嘛!」

「你忘了御旗先生说过的话了吗」

石膏模特淡淡的开口。

「获奖作终究只是获奖而已,要想商业出版必须改稿。内容因此大幅度变化的作品也不是没有。那本『歼灭的玛姬娜』也一样,是御旗先生从最终落选的作品中找到后改稿了很多次才完成的。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的作品比它还要优秀」

「……我没有……这个意思……」

花恋低着头。

无法想象自己的作品会比得到四次动画化的作品更优秀吧。而且自己还是个毫无实绩的新人,就连与之相提并论都没资格。花恋会沉默也是自然。

但我不喜欢这种做法。

我想起了自己刚进公司时,那个讨厌的前辈。他总是吹嘘自己说「我可是进过xx公司的男人哦」,陈年旧事来回说了好几年,就像猴子一样说着「你一个新人还敢对我提意见吗? 嗯?」这种话确立自己的地位。

我不喜欢这种拿结果成功的例子来确立地位的做法。

再说「歼灭的玛姬娜」也不是这个石膏模特所写的,不过是借别人的奋斗史而已,她还不如我公司的那位前辈。

「但、但是」

花恋踌躇着想要反驳。我当时并未当面对那位前辈说什么,她却打算反抗。

「我的理想目标是『野猫·WORKS』,那部作品中主人公和女主角的关系不是很完美吗,我想写的就是那样的小说」

「野猫?」

石膏模特的脸上第一次表露出感情,流露出的,是对他人的嘲笑,是那样充满恶意的表情。

「那部不是御旗先生负责过的作品中最次的一部吗,根本没人买」

「诶? 但、但是……」

「居然照着那种不入流的东西写,我也大概知道你的写作水平了。还是去研究下那些热销书吧?」

花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人在遭到批判时,比起悲伤、愤怒,最先露出的,是面无表情的面孔。最喜欢最憧憬的作品遭到批判,对她这么爱书的人来说,那份痛苦应该是别人的千倍、万倍吧。

我的心中也燃起怒火。

这是真真切切的怒,激烈的感情在我心中不停翻涌。

这份怒气鼓动着我往这个叫栋方的模特脸上砸一拳。

但——我不能做出这种行为。再怎么说我只是个随从,无足轻重。现在就和以前她的作品在网上被人批评那时一样。对她作品的批评也好,称赞也好,全都应由她独自承受。

但是——

自己的作品被人贬低固然令人悲伤,而自己喜爱的作品被贬低,也一样令人痛苦。

野猫·WORKS,这也是我一直憧憬的作品。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都在和栋方香季磋商。

 

「开头太平淡了,不能这么普通,加两句让人印象深刻的台词或是场景,要那种能成为整部作品象征的东西」

「角色倒写得不错,只是还太粗浅。每个角色都再加点什么特色,动作或者语气都行,只需要这样小小改动一下人物就完全不同了」

「你不擅长写文章结构吧,我一看就知道。虽然这样也没问题,不过你写完后有把每个场景单独提出来串联吗? 没有吧? 那今天就开始这样做」

 

她最初给我的印象令人生厌,但后来的指摘缜密得让人惊讶,不停提出让人觉得不愧是专业编辑的建议。我站在不停记着笔记的花恋身旁呆呆的跟着点头。

虽然很不甘心,但这个石膏女提的意见都很专业。

果然能跟在御旗先生身边的人都没那么简单啊。

 

走出跃动之蓝的办公楼,我们伴着斜阳漫步在前往御茶水站的道路上。来时还烈日炎炎,而现在正吹着凉爽的风。

「哈、哈哈! 哈!!」

出门后她就一直不停地左右出拳,搞什么呢。看上去倒是没有气馁,但到底是基于什么感情做这种动作的呢。身旁经过的人们也都惊讶的望她。

「到底是怎么了」

「当然是在生气啊!」

啊、这是生气的时候做的动作吗……

「那个叫栋方的人居然说那种话!? 卖不出去又怎么了? 没人买就不是名作了吗?」

哈、她再一次朝空气挥出拳头。就像吉娃娃犬踮着脚在游泳一样。

这种生气的表现方式,还挺可爱的……

好像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生气的样子。

「要是能接受御旗先生的直接指导就好了,但看样子他很忙啊」

「没办法,毕竟他现在是社长」

他在聊到创作时的激昂已经淡去,说不定就是为了告诫花恋才特意——应该只是我想多了。

「不过『多写点帅哥』这种要求也让人为难啊」

「我也很震惊,其他的倒还好,可这……整部作品都要变味了」

花恋露出复杂的神色。

「但御旗先生也说『还不够华丽』,我也想不到改进的方法。枪羽先生呢?」

「抱歉,我也帮不上什么」

增加男角色写一本美男后宫,提出反对后得到的回复是『那还有什么替代方法吗』。这就是专业人士、商业作家。提出批评这种简单的事谁都能做到,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一针见血的提出建议。

但我一直有一个疑问。

「……说到底,还有必要增加华丽性吗……」

我不禁将疑问化为了语句。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很久。

花恋惊讶的抬起头。

「应该有必要吧,毕竟御旗先生也是这么说的。工作类小说的定义是让人觉得『工作是件很棒的事』,这点我很赞同」

「也是啊」

工作才不是那么光鲜亮丽的事……

这点我深有同感,毕竟自己当了那么多年社畜,早就明白现实中的工作没有那么多幻想存在。

所以、正因为如此,才想「至少在故事里」追寻。

「总之我先修改下吧」

她的话像是在给自己鼓劲。

「一定要写成栋方编辑无可挑剔的样子,帅气的角色我也要努力去写」

结果会怎么样呢。

或许会很困难。

花恋很擅长描写和自己同年的少女角色,另外将高中生写成成年人的技巧也很不错。这大概是因为她善于观察自己身边的人。但年下角色呢,她身边比自己年纪小的也只有雏菜而已。更别说还要限定男性,她一个读女校的学生又能认识谁呢。

南里花恋是名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自己亲身体验过的事物写得活灵活现的作家。

要她去写自己从来没接触过的角色,应该很为难吧——

除了作品方面的不足,还有另一项不容忽视的问题。

「露脸的事打算怎么办?」

花恋停下脚步。

我也跟着驻足,等待。

「老实说,我也还不知道……」

「不愿意吗」

花恋激动的摇了摇头。

「只是不太明白,只是想让人看到自己的作品为什么就需要露脸呢? 顺序没搞错吗? 要是等作品卖出去,名气变大了再公开露面还能理解。但在最开始就要露脸,而且还是以照片的形式」

「御旗先生也说了,大概只是为了宣传吧。应该有很多人只因为是美少女高中生写的作品就会产生兴趣」

前段时间渡良濑接受采访引起了不小的话题,也有她美貌的因素吧。

我自己就因为这一脸凶相吃了许多苦头,所以非常理解外表的重要性。生来便相貌出众的花恋对自己出众的美貌大概还没有实感。

花恋低下头。

「我很不安,这样做作品会不会变味呢」

「确实让人担心」

一部作品最主要的评价就是其内容,然后才是拓展印象和世界观的插画。就算后续会制作漫画动画,最基本的也还是作品本身。这点是我和花恋共通的想法。

「那、要拒绝吗?」

「…………我再考虑一段时间」

花恋的表情变得复杂。

她想回应御旗先生对自己的期待,而且他作为制作人也是一流的,操作过的许多宣传案例都成功了。高中生的自我意识,绝世制作人的推算。先不论对错,花恋也应该是知道怎么选利益更大的。

「……我还以为终于能追上枪羽先生的脚步了」

「我?」

花恋点点头。

「志织阿姨说过的『配得上枪羽先生的女性』。要是能成为大作家,就能配得上枪羽先生了。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

她的声音、她的表情,充满了迫切。

「别逼自己哦、花恋」

就算知道是无用功,我也不得不说。

「不愿意的话拒绝就行了,御旗先生会再想其他方案的」

花恋僵硬的点了点头。

正准备迈出脚步的时候,从车站方向走来的人潮中出现一张熟悉的面孔。穿着夹克衫和条纹短裙,比平常打扮得更郑重的青梅竹马。

「诶、枪羽?」

沙树惊讶的站住。

注意到我身旁的花恋后,又露出苦笑。

「又在奇妙的地方遇到了呢,在约会吗?」

她没问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知道沙树经常来这里,因为她有很多学生时代的朋友都住在这里。

「东京那么大又这么小啊,店里不用工作吗?」

「今天是固定的休息日,我才是该问问枪羽今天是休息日吗?」

「嘛」

花恋尴尬的傻站着。

沙树对她露出白齿笑着说。

「嗨、高中生,好久不见」

「好、好久不见!」

花恋慌忙低头。

「之前那件事,对不起」

「……我也有错」

之前是指圣诞夜的时候吧。

那晚花恋和沙树大吵了一架。

沙树从剑野慎一那知道了我和花恋交往的事。

是嫉妒吗——应该不是吧。

我的青梅竹马不是那么心胸狭隘的人。就算心情再复杂,不、倘若是真的嫉妒反而不会露出那样愤怒的态度。

让沙树生气的,不是我和花恋交往这件事。

她那天是这么说的。

——我不能接受锐二为了她放弃小说。

沙树气的是我担任花恋的写作指导老师。

为什么她会生气呢?

这肯定和她经常说的「再试试写下小说吧?」应该有关联吧。

「……嘛、当时也是出于很多原因」

沙树的视线四处游荡。

「现在我也不说三道四了,枪羽就麻烦你照顾了」

「受照顾的是我才对」

「哪有、枪羽有时候邋遢的要死,好好照顾他哦?」

沙树拍了拍她的肩。

「那个……」

花恋紧张着充斥着决意,问出了口。

「沙树小姐现在还喜欢枪羽先生吗?」

「……嗯~……?」

沙树仰头望着天空,踌躇了好一阵子。

「应该不是恋爱的那种喜欢吧。至少和你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就像LOVE和LIKE的区别,是吗?」

「哈哈、说的真妙。不愧是立志成为作家的人」

说了些玩笑话,沙树又继续说。

「我和枪羽共有的是过去,虽然都是很珍贵的回忆,但其中也有不愿意回想的事。所以我也没办法说清楚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个答案可以吗?」

花恋回味着这话点头。

「嗯,谢谢您」

道谢的话语就像是对话结束的信号一般。

……话说你们能别当着我的面说这种事吗……

本人现在已经忍不住想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了。

「那拜拜」,沙树走了。

「拜拜」「再见」,我们也向着车站走去。

但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沙树又停下脚步。

「等一下!」

我们惊讶的回头。

「那个信封、为什么会?」

沙树的视线转向花恋腋下的信封,上面印着跃动之蓝的名字,装有刚才收取的文件。

「其实我们刚刚去了御旗廉太郎的公司」

「为、为什么?」

「她的作品在御旗先生主办的大赛上获奖了哦」

沙树瞪大眼睛,张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最后什么都没说。

「……这样啊,很厉害呢」

最终,沙树只留下这句话,就抬脚消失在人潮中。

走去车站的路上,我思考着沙树的话。

「不愿意回想的事」、是什么事呢。

除了剑野的事以外,我们之间还有这样的回忆吗。如果有,那应该是我们到东京后——沙树做了轻小说编辑,然后又辞职。除了这件事我还不知道原因以外。

这样的话,这件事和御旗廉太郎应该也有关系。

沙树想说的,是这件事吗?

 

插图下载

云盘下载

点赞

Leave a Reply

留下邮箱地址,有人回复时会发邮件通知你哦!